当前位置:主页 > 学员风采 > 正文

道光皇帝的一道最亮的光芒(转载)

05-21 学员风采

  道光皇帝的一道最亮的光芒

  道光皇帝不是明主,但也不是昏君。他在用人上的痴顽,禁烟上的犹疑,抵御列强上的摇晃足可证实他朝三暮4、当断不时的特点不能堪昔时夜任,假设没有丧权辱国的《南京合同》,他极易被汗青所遗忘。不外把他说得一无可取,也是不公允的。放眼中国汗青,极难找到第二个君王象道光一样的节俭,而且不是持久的作秀,是毕其毕生如一日。这个世界上,不妄图荣华贫贱的人原本就少,居庙堂之高仍何乐不为地过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之人更少。报答财逝世,鸟为食亡。这里的鸟简直包罗一切的鸟,这里的人简直包罗一切的人。其他人都在想方想法地敛财,而道光却在想方想法地省钱:“庶平易近不穷,我这个皇帝能穷吗?庶平易近不富,我这个皇帝能富吗?”高唱“世界为公”的孙中山也远不如吃烧饼和穿补丁裤子的道光,前者只是唱在嘴上,后者是实真实在如许做的。

  自古以来,天底下只要老庶平易近节俭,当权者浪费的事理,道光却反其道而行之:他要“为国家省,为世界省,为庶平易近省”,因而在道光元年,一道《御制声色货利谕》向世界颁布发表:崇尚节俭,支撑豪华,从他做起。

  《御制声色货利谕》有三条:第一,重义轻利,不蓄私财。第二,中断各省进贡。第三,不再增建宫殿楼阁。这三条即使在明天也是得平易近意之举。得平易近意,却不得官心,这三条中的每条都是在断他们的财路。从古到今,为官者,蓄私财是天经地义的。因为有了这个天经地义,所以中国人的血液里不时流淌着孔夫子的“学而优则仕”。做官是读书的目标,蓄财是为官的目标。不蓄私财,甚么中央来三妻六妾?甚么中央来府第宗庙?甚么中央来光宗耀祖?没有黑钱,何来“红楼梦”?没有赃官,何来“金瓶梅”?

  进贡给皇上,不外是一个幌子。以此为饰辞,可以堂堂皇皇地敛财。杨志押送的“生辰纲”价值十万贯,是梁中书送给其岳丈、北宋六贼之首蔡京的诞辰礼品。“上年费了十万贯收买金珠宝物,奉上东京去,只因用人不着,半路被贼人劫将去了,至今无获。”年年十万贯,不敛财,甚么中央来?蔡京的诞辰年年有,每年从自己的女婿那边要有十万贯的进账,从不是女婿的其他官员处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有如许的赃官当道,庶平易近必然没有好日子过,只能靠梁山豪杰智取生辰纲了。在赃官遍地的清朝宦海,道光下诏说:中断各省进贡。而且道光以身作则,吃烧饼穿补丁裤子。下面曾经贪惯的人如何办?如许的“下行”,没有人宁愿“下效”。皇帝的下限曾经划在那边了,最高是烧饼。赃官充其量只能舔几颗烧饼上的芝麻,这不是在掘掉落他们的祖坟吗?等于现在规矩总理一级的住房规范是人平易近币一百万,市长只能住五十万的房子。曾经出手阔绰成习的中国官员,让他们钻进小旧的房子,他们会宁愿吗?《洛杉矶时报》称,仅仅依据中国媒体在拉斯维加斯和旧金山两地方了解到的资料就发明,每年中国官员在外地花费高达580亿美元。这个数字至少可以说明他们已和梁中书的出手没有两致,出手一样,得来的渠道也固然一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shzcqc.com/a/xyfc/20200521-628.html